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高建群:把脉时代的写作者 西安文艺访谈
日期:2020-07-09  来源:高建群艺术社区  作者:文一    关注:6348

高建群,当代重要的小说家、国家一级作家、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有突出贡献专家,国务院跨世纪三五人才。高建群被誉为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

1976年以《边防线上》踏入文坛;1987年以《遥远的白房子》引起文坛强烈轰动;1993年以《最后一个匈奴》奠定其实力派作家位置,并引发中国文坛“陕军东征”现象;2003年以《胡马北风大漠传》再次引起轰动,并应邀在凤凰《世纪大讲堂》以“胡羯之血”为题演讲。代表作有《最后一个匈奴》《大平原》《统万城》《六六镇》《古道天机》《遥远的白房子》《大刈镰》《我的菩提树》《胡马北风大漠传》《我的黑走马》《狼之独步》《伊犁马》等。

【主持人】

《西安文艺》感受艺术魅力。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西安文艺》,我是徐敏,除了每周我们在电视屏幕上相约之外,你还可以通过关注微信公众号《西安文艺》与我们取得联系,也可以随时收看我们的往期节目。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作家路遥曾经说过,“你们要注意高建群,这是一个很大的谜,一个很大的未知数,这个谜在上世纪90年代初带着他的作品《最后一个匈奴》,和陈忠实、贾平凹、京夫、程海一起震动文坛,并称为陕军东征的“五虎将”。

随后,高建群也陆续出版了许多经典优秀的书籍,而在今天的节目当中,就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位被称为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

【高建群】

那一拦羊嗓子回牛声,喊出惊天动地歌声的,是我的亲爱的陕北高原故乡嘛,我们怀着儿子滋育母亲一样的深情,相自遥远而来,又向遥远而去的你注目屹立。

【同期声】

1993年,《最后一个匈奴诞生》。这本书讲述了陕北高原上,三个家族两代人波澜壮阔的人生传奇,这本高原史诗的面世,也让高建群成为了传奇。

【高建群】

每次就是重读《最后一个匈奴》,我都是双目潮湿,热泪盈眶,这是我献给20世纪陕北高原的,作为一个文化人献给他们的一部史诗。对于刚刚用自己的血和泪写出人类历史上最壮丽一页的这一代人,我觉得不给他们立一部高原的传记、高原的史诗,我们就将欠下一笔历史的债务。所以,我用了十年时间来完成它。

【同期声】

其实,在1992年前后,对于陕西文坛来说,是损兵折将的时代,路遥、邹志安、杜鹏程……这些文坛巨匠相继离世,虽然置身于这样一种环境氛围,但陕西的作家并没有停止思考和探索,也就是在1992年陈忠实完成《白鹿原》,贾平凹创作了《废都》,京夫改定了《八里情仇》,程海拿出了《热爱命运》,直到高建群解救了《最后一个匈奴》。

【高建群】

这几本书就在整个神州大地引起了一场阅读的一种旋风式的洛阳纸贵啊,整个的话,这是纸质的文学作品的最后的一次辉煌。

【同期声】

1954年,高建群出生在西安市临潼区,他说自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他见过许多比自己优秀的人,但他的手中有一支笔,于是,他就把身边的人想说的话说了。阅读陪伴他整个年华。

【高建群】

我在一个县上,县图书馆。被抢了被烧了,然后,我就把衣服脱下来,把那些书往我家里背,大量的阅读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的阅读,还有二三流古典作品的阅读,还有厚厚的八卷本《中国民间故事》的阅读,都是在那个时间阶段完成的。

后来的话,当兵从部队上回来以后,《延安日报》回复让我去当文艺编辑,当了十年,我说《延安日报》就是我的大学,我在那十年中阅读了大量的作品,然后又写作了大量的作品,退稿信可以装两个麻袋,所以,我的文笔就是那样练出来的。

【同期声】

高建群回忆说,他是中国的最后一代骑兵,自己有过五年部队生活。还记得有一天他在喀纳斯湖畔,一边巡逻一边朗诵自己写的诗歌,恰好有一位老将军视察工作时,听到了,备受感动。

那一刻,对于高建群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高建群】

意思把我的这个作品,以后背出的这些习作,邮寄到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然后,第二年,1976年8号《解放军文艺》就发表了三篇边防线上战士高建群。就从那一刻起,我的一生就被文学绑架了。

【同期声】

如果要细数高建群的故事,细品他写作的书籍,怕是一个月都讲完,但是如果你看过他的书,就会知道他的写作总会围绕着三个精神家园。

【高建群】

一个是我的出生地,我家乡的关中平原,渭河边一个小小的村庄。第二个就是我长期生活工作的陕北高原延安。第三个就是我当兵那个地方,阿勒泰草原、额尔齐斯,所以的话,这就是我的三个的精神家园,我创作的素材的来源地,所以,我发誓要给我生活的三个地方要给他们各写一部史诗。

【同期声】

《遥远的白房子》是高建群写给阿勒泰草原的,这个作品被誉为新时期最好的中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是他送给陕北高原的史诗,而《大平原》是他写给自己的家族,讲述了高姓人家三代人的故事。

【高建群】

我写作《大平原》的这个契机,我先后有过两次挂职,一次1992年到1995年,我挂职黄陵县委副书记的;一次是2005年到2007年,我挂职西安高新区管委会的副主任。我在挂职期间我就思考我的《大平原》怎么写。

【同期声】

为了写好大平原,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高建群除了将自己封闭在家里外,就是搬个小板凳,坐在公园里看看生活在这里的人们。

【高建群】

城市的东南西北四个角,那个角在唱豫剧,然后那个角在唱秦腔,那个角在唱美声唱法,那个角在唱陕北民歌,我热泪盈眶看着,这些人们在这里生活。

我休息一段拿起笔来,我说我一个特殊的使命,我必须把这件作品完成,把她献给关中平原,献给我亲爱的故乡。

【同期声】

2009年,长篇小说《大平原》出版,并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他也给自己的三个精神家园,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

在2018年,他参与了丝路卫视国际联盟的亚欧大穿越丝路万里行活动,将丝绸之路的文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高建群】

离开西安的时候,我作为文化大使一共走了22000公里,绕地球半圈还多点,用了70天时间。

父母给了我们两只脚,为的是有一天用它来丈量天下。

【同期声】

高建群不光将这些文化密码拼出图样,还拼出一本书集,取名《我的黑走马-游牧者简使》,以使无前例的全新视角,通过一幕幕传奇故事,揭开了这场波谲云诡的历史烟云,这本书也在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亮相。

【高建群】

第8界书博会是在西安举行,今年是第29届,这就等于过了21年重回西安,当时西安800万人,这800万人像疯狂了一样,满城都在说书籍,然后外边来的人很惊讶,说西安人对图书这么热爱,对文化这么敬畏。

【同期声】

高建群说,21年的时间,他看到西安人对于读书的热爱与敬畏愈发浓烈,这让他倍感自豪。

一部中国的历史有一半是西安的历史,西安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本大书,常读常新。她是书香之城,需要我们不断地去阅读,去挖掘。

【高建群】

其实,书籍她的那种古老的智慧,你越读书,一个人越变得强大,变得睿智,就像古人说的“千眼开了”。噢,原来世界是这样子,就是他给你很多他们那些伟大的先贤,伟大的先知,他总结出来的智慧。所以说,聪明的人都要读书。

【同期声】

其实,在中国文坛有不少作家,他的成名作也是他的代表作,仿佛有了认可便停止了脚步,但是高建群每过两到三年,总会给中国文坛一个大惊喜,而且,每一部作品出来,都有很多新意。

【高建群】

我说真正的作家是什么,就是侵略者打进来了,打进咱们西安来了,然后所有的全城的人都跑掉了,有一个人没有跑,他叫高建群,侵略者进来以后,他说,“我正在写作,我把这页写完,你再带我走吧”。这就是真正的作家,国家级的作家,民族的作家。

【同期声】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跟高建群老师聊天,你会发现他是一个特别有目标的人,他好像一直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毫无疑问,高建群没有辜负上天给他的才华,他总是以匍匐在大地上的姿态进行着自己创作。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1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高建群艺术社区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