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高建群:在世界十字路口听见王建新挥动洛阳铲的声音
日期:2021-03-11  来源:高建群艺术社区  作者:高建群    关注:5691

作者在撒马尔罕

  【名家专栏】

  高建群,国家一级作家、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被誉为浪漫派文学“最后的骑士”。著有长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大平原》《大刈镰》等。他的《最后一个匈奴》与陈忠实的《白鹿原》、贾平凹的《废都》等陕西作家的作品引发了“陕军东征”现象,震动了中国文坛。

欧亚大陆卫星图

  【编者按】

  2月中旬,陕西省委办公厅作出《关于开展向“三秦楷模”路生梅张雷威同志和西北大学中亚考古队学习的决定》。《决定》称,西北大学中亚考古队是以王建新教授为带头人的优秀考古科研团队,1999年以来,团队先后赴中亚多国开展丝绸之路考古研究,是首支走出国门开展丝绸之路研究的中国考古队,首创了游牧聚落考古理论,打破了“游牧民族居无定所”的传统认知。2016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西北大学中亚考古队给予充分肯定并亲切接见。团队先后获得“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全省教育系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先进典型”等称号。华商报特从著名作家高建群即将出版的《丝绸之路千问千答》一书中,摘编本文,向自古以来以艰苦卓绝的精神意志行走在丝绸之路上的先贤和后继者致敬。

  2018年,在为期70天的“丝绸之路万里行”中,我们在萨马尔罕只停驻了一个晚上,但那却是70天中最不平常的一个夜晚。

  萨马尔罕空气十分干燥,仿佛一根火柴就能点燃。干热得叫人喘不过气来的空气,散布在广袤原野上简陋的低暗的建筑,老城和新城四围那遍布的古老坟墓。

  风十分大,草原、戈壁地面,大约太阳落山都会例行公事地刮上一阵这样的风。我把路过塔里木盆地的库尔勒时当地人送我的蓝哈达奋力铺开,用脚踩住,将所携带的一本书,一个放大镜,一双老布鞋,一只建盏茶碗,一饼最好的普洱茶,都摊在蓝哈达上。然后点燃三支香烟,将袅袅青烟腾起的三支香烟整齐地放在哈达之后我身之前。我双膝跪地,将那本名曰《我的菩提树》的著作,双手举过头顶,我依次向我们光荣的祖先,最初踏勘出西域道的张骞致敬,向自这里翻越大雪山,前往五印取经的玄奘致敬。

  我说,为了准备这一次行程,我曾前往陕西汉中的城固县,向博望侯张骞告知我的此行,我还从张骞墓园封土上,抓了一把土,带在身边,而现在,允许我把这一把土扬向空中。晚风,你吹吧,让这抔土四散萨马尔罕,四散费尔干纳盆地,我说,张骞会有所知觉的!

  我还说,为了准备这一次行程,我还专程前往河南洛阳偃师县陈河村。我来到高僧玄奘的家中,我为他献上“万世玄奘”的牌匾,我还在院中那口井,用辘轳绞上来井水,用井水浇院子中那些已经枯萎的花。当村上人告诉我,这家已经是绝户了的时,我痛苦地吼道,他将是万世玄奘,我们都是他光荣的子孙。

  我就这样做了。我就这样长久地跪倒在这中亚西亚灼热的土地上,跪倒在萨马尔罕老城。直到晚霞渐渐地隐入那过去被称作葱岭,现在被称作帕米尔高原的远处。我长久地注视着那晚霞消失的方向。僧人玄奘就是在萨马尔罕停驻半年,从那里,顺阿姆河河谷,这帕米尔高原通往五印大地最大的一个垭口,进入今天的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今天的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在拜谒了巴米扬大佛后,进入印度河流域,继而进入恒河流域的。

帕米尔高原

  我们记得,在高僧玄奘之前,还有一些人穿过这个山口,为世界创造过历史的。

  张骞西行,正是为了寻找位于萨马尔罕的大月氏。他受汉武帝的委派,前往中亚,寻找匈奴人的宿敌大月氏,商谈联合行动,东西突击匈奴的事宜。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大月氏并没有接受汉武帝的建议,他们不想再打仗了。

  大月氏人是中亚古族,一个在匈奴崛起之前曾经活跃在中亚的古游牧民族。后来的匈奴大单于冒顿,少年时就是被送到大月氏去做质子的,可见大月氏当初的强盛。大月氏是哪个种族呢,是白种人还是黄种人,抑或是介乎白种人与黄种人之间的所谓印欧人种?专家们迄今为止都不能给他们以确凿的指认。就连他们的族名、国名“大月氏”这三个字,它的发音是怎样的,现在也仍然没有定论。

西安城墙西门(西北大学即在城墙尽头处)

  幸好,西北大学有个王建新教授,在中亚地面,挥动洛阳铲,率领他的团队,挖掘遗址和古墓葬,为这个民族的迁徙史寻找考古学意义上的实证。他们追寻着大月氏人迁徙的踪迹,而东天山,而西天山,而巴尔喀什湖,而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而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路挥动洛阳铲探寻下去,寻找那些我们尚未知道的秘密,佐证那些我们已知的秘密。

  我看了他们发来的许多现场图片,那里面有剖开了的墓葬,有出土的陶罐,有风干了的墓主的遗体,有服饰和铜耳环,有臂钏和铜镜,等等。仅在撒马尔罕一地,他们划了一个半月形的地域,划定图尔噶、阿鲁克陶、图尔—哈纳、拉巴特四个考察区,考察大月氏遗存,以及康居遗存。

  这支中亚考古队挖掘了10年,考古队以在撒马尔罕时期队员人数为最多,达29名队员,其中除王建新教授,还有他的研究生及在校大学生、老师,另外还有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的专家。他们在撒马尔罕以及邻近的荒原上发掘了40多处墓葬。相信他们的研究成果整理出来并公之于世后,会给中亚史研究、中亚古游牧民族研究、尤其是中亚古族之大月氏的研究,提供许多的重要信息。

碎叶城遗址鸟瞰

  记得在2017年“丝路长安”大学生艺术节上,我与王教授同台。王教授先我演讲,他演讲说,再一年,将翻越帕米尔高原,进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寻找贵霜王朝的遗存,大月氏在此的活动踪迹,探寻这个古国的消失原因,尤其是,它消失后,那些失去国家的大月氏人最后的走向。

  我是接着王教授的演讲走上台的。我说,当代中亚考古中,有个学者名叫杨镰,他和他的团队在楼兰故址的沙漠中,在发掘的那些被称为“楼兰文书”的纸张、布帛、简牍中,发现了一种奇怪的死亡了的中亚文字,这文字叫“佉卢文”,是大月氏人当年使用的文字。这文字甚至出现在官衙的判决文书中。例如,对一件民事纠纷的判案,它的判断书就是用汉文与佉卢文两种文字书写的。而在和田文书中,人们也发现了这种死亡文字,且也是官方文书使用文字。而在尼雅遗址中,也有带有佉卢文的古简出土。这是说明了什么呀?说明贵霜王朝灭国以后,这些大月氏人又重新翻越帕米尔高原,回到他们的塔里木盆地故乡。而后来,随着楼兰国的沙埋,于阗国的沧桑变迁,这个中亚古族大月氏最后融入塔里木盆地各少数民族中去了。

  王教授十分同意我的话。他说研究成果他都看到了,但是作为一个严谨的考古学家,他得有他的实地踏勘,他得为业已取得的历史信息再找一些实证,他们必须一站一站地去寻找考证实证,将这些推测落实,一件孤证不行,必须有两个到两个以上的实证,这些需要田野考古,需要依靠那些遗址和墓葬来为我们揭示那古老的秘密、大地的秘密。他还约我,来年去喀布尔的时候,邀我同去。

  此一刻,当我正在这萨马尔罕老城,以中国人几千年不变的那种古老而固执的礼仪,以充满仪式感的礼仪,祭拜这道路,祭拜这道路的开辟者和历史的行走者时,王教授正带领他的团队,在阿姆河源头,在兴都库什山南界,在帕米尔高原那深深的山窝里,一个名叫喀布尔的名城,继续着他的寻找大月氏人的考古挖掘,用洛阳铲去破解那些古人的未知之谜。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1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高建群艺术社区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