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图书 书法 画作 文稿 学术 品牌 制度 组织 我们
 
 
 
高建群新书《陕北记》序:陕北文化的几个大问号
日期:2022-07-15  来源:高建群艺术院  作者:高建群    关注:5443

《盘龙卧虎高山顶》拍摄现场

  “马面”是一个什么样的城防设施呢?它是在修筑绵延一圈的城墙时,贴着城墙外侧,每隔大约十丈,筑起的一个土堡垒,类似瓮城。不过瓮城是在城墙内侧,这“马面”是在城墙外侧。

  这突出于城墙外侧的土堡,十分地坚固。统万城的筑城材料,用的是当地的白土,掺上糯米汁,再加上动物血,凝固以后十分地坚硬,用当地老百姓的话,可以在城墙上磨镰刀。

  坚固的马面,中间是空的,一个大肚子,用来藏兵,藏兵器,藏食物和水,上面与城墙顶端相通,人可以从城墙上沿着一个狭窄的通道,踩着台阶下到底下的大空间中。空间的侧面,有一个暗门,打开暗门,手执兵器的士兵,就鱼贯地从马面里冲出来。

  因为有着马面,北魏拓跋焘大帝几次攻城,都未能攻破。每当城上危机,或者敌人甚至已经攻入城中了,这时马面的暗门打开,一队士兵手执马刀,冲了出来,那时赫连勃勃已死去一年。赫连的儿子赫连昌,大约就是从这马面中杀出,令攻城的拓跋焘阵脚大乱,只得率兵溃退三十里,至今天统万城正北地面,内蒙地面的十三敖包一带。赫连昌见得胜了,正在得意,这时,只见身后统万城中,火光冲天,人声鼎沸,这个被夸口“比咸阳城更坚固,比洛阳城更华美”的统万城给破了。拓跋焘站在城头,高喊:黄口乳儿,你中计了!

  见中了拓跋焘的计谋,统万城被破,赫连昌只得领着他的残兵,退守回长安城。赫连勃勃当年长安城灞上称帝,曾将长安城作为陪都,称“小统万城”,又称南台、南京,而将他的大夏国首都统万城,称为北台、北京。

延安清凉寺,作者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破了统万城之后,拓跋焘穷追不舍,待赫连昌在长安城喘息未定时,又尾随过去,再破长安城。赫连昌后来被北魏追杀,死于平凉。

  笔者这里说的是“马面”,想不到话篓子一打开,话撵话,说了这么多,简直是在谈统万城的兴衰史了。那么这里打住。

  目下,陕西省文物局的田野考古,已经从统万城遗址上,清理出十三个被沙埋的马面。我几年前又一次造访(给大学拍《统万城》幕课),曾经从城墙上走下去,溜走到马面底下的大肚子里,然后从马面北边那个暗门中,猫着腰走出,算是体验了一回。统万城应当还有许多的马面,这些马面要么被沙埋,要么随着城墙的坍塌,它们随之坍塌,然后就与城外的毛乌素沙漠融为一体了。

黄龙县三岔镇,作者童年生活的地方

  我在写作《统万城》时,曾给马面一些细节描写。我在书中推测说,赫连勃勃这个“马面”设施,可能是之前进攻西宁时,从那里学来的。

  西宁城的马面,西宁城郊的骷髅山,现在的田野考古都已经得到了证实。那时青海西宁市叫西平,吕光的守将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国家,叫南凉国,国主叫秃发辱檀。鲜卑族政权,为五凉之一,亦为五胡十六国之一。秃发这个姓氏,专家现在考证说,其实和“拓跋”这个姓氏是一回事。过去年代信息不通,大同地面的文人,逮这个音,记录下“拓跋”这两个字,西宁那里的文人,则记录下“秃发”这两个字。

  史书上谈到的西宁城的马面,谈到的西宁城郊的骷髅山,都跟赫连勃勃那次攻城有关。史书中说,赫连斩这一片草原上敌骑兵一万首级,尔后用这一万人的头颅筑成一个骷髅山。我在小说中叶曾写到这。

  关于马面,我们从统万城追到西宁城,我以为已经追到根上了。谁知道,2018年秋冬季节,在中亚地面,土库曼斯坦的老梅尔夫古城,我又惊异地见到“马面”这个城防设施。

  老梅尔夫古城,是中亚地面最早的城市,距现在两千八百年,相形之下,我们的统万城,距现在才一千六百年,可说是晚辈了。老梅尔夫古城,又很长一段时间,是中亚最大的城市,是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它还是世界上一个古老的游牧民族——雅利安民族的发生地。

  基因测试,现在的中亚五国,巴基斯坦、北印度、伊朗以及里海、黑海、直至波罗的海沿海国家,人类族群都或多或少的有雅利安人基因的存在。专家测定,基因最多的是塔吉克斯坦人,他们雅利安基因高达百分之四十。另一个是伊朗人。伊朗这个国家,原来叫波斯,上世纪三十年代改成伊朗。伊朗就是“雅利安人家园”的意思。

  老梅尔夫古城现在隶属土库曼斯坦。六百多年前,最后一代土库曼苏丹(国王)被中亚枭雄跛子帖木儿所杀,首都梅尔夫城被彻底摧毁,从而成为一片废墟,直至今日。如今老梅尔夫古城的西北角,有最后一位土库曼苏丹的陵墓。

  站在西北角,当年梅尔夫城的角楼的废墟上,我应土库曼斯坦国家电视台之约,做了一场现场演讲。演讲中,我阐述了上面所说的老梅尔夫城的历史,接着话锋一转,给他们说到了陕北的统万城。我讲了统万城的筑城史,说了这同样地建在大戈壁的城市,是如此地相似,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当然,我也没有忘记大说特说这老梅尔夫古城的马面,以及统万城、西宁城的马面。

  两城都是建在旷野上的,天高地阔,一望无垠。城的修筑,平地而起。一圈城墙,城的东南西北四个角,筑有角楼。城也分内城和外廓城,外廓城之外,是易马城,即草原民族与农耕民族在这里以货易货,交换物产的地方。

  不过,中亚的老梅尔夫古城,较之陕北的统万城,要大许多,大个五倍吧!真正是大而无当。我们开车,从这已经变成戈壁滩的城池里穿过,用了半个小时。城的另一个角上(东北角),有一条红柳河,红柳花穗一兜噜一兜噜的十分茂盛。这叫人想起,统万城城外的那条河,也叫红柳河。赫连勃勃想将这河水,绕城一圈,修成统万城的护城河。现在的田野考古证实,护城河已经全部修好了,只是还没有走水的痕迹。

  老梅尔夫古城马面设施,引起我的大惊异,把我从统万城、西宁城的一千六百年这个时间点,一下子又推到两千八百年前。

  那么,统万城的马面,西宁城的马面,是从中亚地面,传过来的吗?两千年前的时候,中亚地面曾有一个古族大漂移年代,那么,那一股历史潮水曾波及到鄂尔多斯高原、波及到陕北高原吗?

  陕北高原、鄂尔多斯高原、蒙古高原,它们处于欧亚大平原的东侧锋面上。

  我本来以为,我为马面这种古代城防找到了出处,即它来自中亚,来自中亚游牧民族,然而,榆林神木地面挖掘出的石峁遗址,遗址中发现的马面设施,又颠覆了我以前的认知。

  石峁遗址,这十年来,几次被评为全国年度十大考古,有一年好像还被评为世界六大田野考古之一。皇城台,祭祀山峁等等的挖掘面世,轰动了世界。这里原来是一堆方圆几十里的拥拥挤挤的山头,明长城从期间穿过。山头上原来堆积些乱石,一些地方露出黄土山峁。

  在祭祀山峁上,石砌围墙的缝隙里插着许多的玉石。一棵榆树紧靠围墙长着,阳光下每一片叶子都在哀恸地抖动着。

  专家给石峁遗址的定位是距现在3800年至4200年间,在这里生活着黄帝部落最大的最重要的一支。他们已经有了国家意识,有了九五之尊这个概念。他们称它轩辕城或黄帝城。专家说,石峁的重要的意义在于,那个阶段,正是中华民族的初民时期,中华文明板块的或是聚、或是散的时期。如果有这个核心作为凝聚,它将滚雪球一样发展成一个大一统的文明板块,如果散了,他将发展成地中海沿岸那些支离破碎的小的邦国。他们因此把石峁遗址,叫成中华文明发展史的黎明时期。

  最叫我惊异的是,在石峁遗址开掘了、发现了“马面”这个城防设施。而这个马面,业已4200年,比2800年前中亚老梅尔夫古城的马面,要早一千多年,较统万城西宁城的马面,则更早。

  这传达给我们什么样的信息呢?历史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将它的大神秘一面展现给世人看。我的历史知识有限,我的考古知识也有限,我只能把现象罗列出来,把这个研究方向提示出来,就教于专家,就教于此后地更多的考古大揭秘。

  本来这篇文字,我想写三个陕北文化大问号。马面的故事只是其一,后边还有民间剪纸艺术家白凤兰所画的中华民族初民时期的生殖崇拜图腾——伏羲女娲图(伏羲女娲图的人身蛇尾图案,竟与科学家为我们破译出的人类基因图谱,即著名蝌蚪几番完全一样)。

  再后面一个问号,还有当年(401)鸠摩罗什高僧来到长安城后,随他而来的三万名龟兹国的遗民,被后秦皇帝姚兴,安置在榆林城附近的故事。那时还没有榆林城,姚兴命在这块地面重建龟兹国、龟兹城。而这座城,我问榆林人,他们说现在叫古城滩,并且还有一个蒙文名字,我没有记住。

  许多的陕北大文化现象,也许都与这三万名龟兹遗民有关。西域文化龟兹文化直接地影响了陕北,接着又间接地影响了中原文化。这是一个课题,我已经有一把年纪了,无力去深究,希望有志者将你们眼睛的余光向这里关注一下。

  世界是相通的,中华文明板块只是世界文明板块中的一部分。它在历史上,在现阶段,都与世界有着联系。这是我写完此文后的想法。现在有个提法叫“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很好,这篇文章恰好是应时而作。

2022.7.15于西安

关于我们 - 规章制度 -  组织架构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24 www.gaojianqun.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20007593号-1 联系电话:134-8810-4732
为推动文化艺术普及创新与传承,大秦印社邀请著名作家高建群先生共同发起高建群艺术院,旨在凝聚和引领新生代文化艺术创作,营造崇德尚艺浓厚氛围,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陕西大秦印社非遗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大秦印社或高建群先生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微信公众号